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3章 三觉醒来(1 / 2)

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为加州清光手入,大和守安定不可置信的看了法雅一眼,然后突然弯下腰,向法雅鞠了一躬。

“谢谢您!主人。”

法雅:“……”那么傻白甜的吗?!

仅仅是为加州清光手入,做了一件……他本来就应该做的事,就得到了这位刚才还看自己里外不是人的刀剑的感谢。态度转变之快让法雅咋舌。

多好的孩子啊!

与此同时,在本体被修复后,加州清光的伤势也完全愈合。他逐渐睁开了眼睛,看到的便是大和守安定跟审神者鞠躬的画面。

自从重伤后他就一直是昏迷的状态,连从手入室被搬到自己房间都没感觉,自然不知道[审神者拒绝为他手入][不仅不救还不让他呆在手入室]这些事。

只知道自己浑身充满力量,连那些陈年积伤都一扫而空。

大和守安定直起腰后很敏锐的转头看加州清光,便看到了他已经醒来,他俩的视线避无可避的交错在一块儿。

“加州,快谢谢主人。”大和守安定有些急切的道。

“哎?谢谢主人……”懵。

法雅这才知道‘傻白甜’大和守的用意,这意思是完全不想欠他的啊……

这根本就不是傻白甜!皱眉。

“我先回去了,你……好好养伤。”法雅说。就算看出来又怎样,照原身以前做过的那些事,大和守安定这个态度已经算是不错了。

他匆匆而来,又匆匆离去。

走到门口时,大和守安定还远远的跟法雅喊了一句:“您慢走。”

踉跄了一下,法雅又一次在脑袋里重申:这把刀才不是傻白甜,是精黑心!

他走的急,连门都没关,而大和守安定走去关门后,回来看见的就是加州清光一脸严肃。

“发生了什么?”他说。

大和守安定烦恼的挠了挠头,不知道该怎么跟加州清光说这件弯弯绕绕曲曲折折的事。

虽然审神者不是什么好人,加州却一直对他抱有期待……那么自己到底要不要跟他说那件事?

脑袋里激烈的天人交战,加州清光也不催他,静静的坐在床上等他给自己一个答案。

“……你受伤了,他过来帮你手入。”终究还是不忍心告诉对方那个真相。

大和守安定捂着脸,内心唾弃自己。

再去看加州清光,果然,对方满脸都写着开心,连眼睛都比刚才亮了。

大和守安定:“……”我后悔了!就该让加州知道人心险恶!

……

逃一般的离开了加州清光的屋子,法雅扶着墙,幽幽叹了口气。

路漫漫其修远兮啊……

在没有办法回归龙身的现在,当务之急就是排除一切会威胁自己生命安全的可能性,而最好的办法,就是修复[自己]和刀剑们的关系。

就算做不到和和睦睦,也要相敬如宾,不要互相敌视。

免得到最后撕破脸皮,这具身体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,被就地格杀。

……突然觉的前途无光是怎么回事。

“啊,主公,您在这里呀。”正前方走来一个棕色头发的男人,他穿着板板正正的出阵服,一看到法雅就跟看见了什么好东西似的,喜悦的情绪毫无保留的在脸上展现出来。

……话说用[东西]来形容自己真的好吗。

“你……压切长谷部?”在这个本丸里,能看见他还如此高兴的也就是他了吧。

“是我!”压切长谷部高兴的答道,脚下步伐加快,须臾之间就走到了离法雅不过半米的地方。

在法雅看不见的地方,他不停的揉搓着手指,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少紧张一点似的:“那个……发生了什么事吗?怎么您突然下了不出阵的指令?”语气非常小心翼翼,像是生怕自己那一句话说的不对会让眼前人生气。

这事儿是有前车之鉴的。

看着高大的男人脸上那[可怜兮兮]的表情,法雅感觉自己被噎了一下。[我]……很可怕吗?

“……出阵表排错了,刚好,也让你们休息一天。”说完,就看见压切长谷部脸上的担忧和惶恐更重了。

又把刚才自己说的话回忆了一遍……没毛病啊。

压切长谷部突然上前了一步,身体的阴影甚至能投到法雅的脸上。“是我做错了什么吗?我……我可以继续战斗的!”

“???”啊?

前言不搭后语啊……

法雅突然有了一种想抱脑袋蹲下的冲动,仅仅过了半天,他就要被这些刀剑们异于常人的脑回路弄的头疼死了。

不出阵这种事和你能不能继续战斗是有什么关系啊!啊?

“……我真的只是,想让你们休息一天。单纯的。”虽然不知道你想了什么,但是一定不是什么好事。

因为表情……都快哭了似的。

“真,真的吗?您真的不是因为厌弃了我吗?”问这句时,他的声音音量像是被按了什么键似的,突然就小了下去。语气中的谨慎也扩大了好几倍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