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章 番外 (1 / 4)

2021/10/16 17:49:14 作者:欲来迟
        喝花酒那日后,盛昌迷上了花船上色艺双绝的芸水姑娘,回到江州后,三天两头往花船上跑。

        传出去,人家外道是江南皇商盛乔一族的人。可盛昌来了盛家乔之后,就跟着王宿学航海去了,大半年都在船上,所以江州只知道盛乔族里家主是盛尧,有个‘江南第一茶匠’的弟弟才十四,也不是逛花船吃花酒的年纪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事儿,还真就闹了笑话了。有那想搭贸易船的大商人就寻摸了过来,一边给芸水姑娘赎了身,一边又攀着关系想见盛尧一面,等人点头就把姑娘送人府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乔知舒近三年的时间,都不怎么听闻江州名人风流韵事,生养了小瑭宝之后,他一半的时间花在儿子身上,一半的时间和哥哥甜蜜厮磨,实在是没时间和精力听闲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清早,小瑭宝尿床把自己淹了,乔知舒让下人打了温水来,要给小瑭宝洗澡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瑭宝被爹爹扒的光溜溜,赤着两条白萝卜小肉腿呆愣愣的被放木盆里了,小瑭宝脚丫探到水温的时候就不乐意了,嗯声嗯气的扯着乔知舒的衣襟要站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乔知舒就伸出手包着他嫩乎的小屁股,另一只手捧了水往他身上淋,怀里抱着一坨软肉肉,乔知舒说话也轻柔,“擦一擦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嗯!”小瑭宝又是揪又是拽,又是踢腿又是踮脚地努力了好一会儿,见爹爹真的不打算抱自己,便乖乖地一屁股坐水盆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乖。”乔知舒捧了水从儿子圆鼓鼓的肚皮上浇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温热的水流从小胸脯一直往下滑落,小瑭宝舒服地打了个哆嗦,然后就扬起藕节小臂用肉爪爪拍水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乔知舒看的好笑,伸手指头点了点儿子挺着的小肚皮,“知道舒服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瑭宝张着嘴嘎嘎笑,更加兴奋地啪啪拍水,小水珠飞起来溅了他爹爹一脸。

        盛尧起了个大早去安排事务,回来陪夫郎过早,一进屋就见知舒被儿子欺负的衣衫尽湿,他撩起袖子就冲木盆里的白团子去了,那架势唬的小瑭宝睁圆了大眼睛,动作整个呆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盛尧大手干脆利落的给小瑭宝擦身子,他十来岁的时候就是这样伺候岗儿的,他有经验。

        摸过瑭宝小屁股的手,浸了水又去给儿子抹脸,手掌整个包住小瑭宝的脸蛋,小瑭宝除了睡觉不喜欢闭眼睛,所以举起小爪爪揪父亲的手腕,嘴里凶凶地嚎叫,“嗷嗷嗷!”

        乔知舒坐在一旁抱着大布巾直乐呵,“哥哥你轻点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以为小瑭宝叫唤是因为哥哥力气大,主要是盛尧生得高大,看着就不是轻柔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盛尧见夫郎在笑,抬了抬眉尾道:“咱儿子精着呢,疼他早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知舒睁大眼睛,和小瑭宝一模一样的嘴巴微微张开表示惊讶,“咱儿子可傻了,你哪儿瞧他精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都一岁半了还不会叫爹爹,他的傻儿子啊!

        小瑭宝越大,夫夫俩对儿子的了解越不一样,小瑭宝在爹爹跟前乖的像个面团团,任揉任捏,完事还软乎乎地笑。在父亲面前就假哭假嚎,在父亲胸肌腹肌爬上爬下,长牙痒痒了也在父亲肩膀上啃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