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月莹 (1 / 2)

2021/10/16 10:54:46 作者:半夏谷
        裴元卿第一次见识,女人有多难哄,还是个小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东厢房到正房,小傻子哭起来没完没了。先是抽抽搭搭,酝酿了一会儿委屈情绪,再是稀里哗啦,双手双脚并用地挣扎,最后是哽哽咽咽,化无声为有声,如此循环,形成规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奴,卿卿向你认真赔罪好不好?”裴元卿轻拍司马嫱的背部,唯恐她哭得岔气,闹到请大夫就传出笑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卿卿…坏坏。”司马嫱啜泣,嗓音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卿卿坏坏,奴奴好好,奴奴就原谅卿卿吧?”裴元卿拿捏着令自觉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娘娘腔,语调温柔得足以教小厮阿坤犯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……原谅。”司马嫱咬着唇瓣,红肿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元卿听后,感觉没辙了,递眼色向白芍求救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。往常在高阳长公主府里,即便是偶尔显露出严厉一面的高阳长公主,也不敢随便胖揍司马嫱的小屁股。白芍耸耸肩膀,摊摊掌心,表示自己无可奈何,然后很不厚道地溜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晚膳时分,裴元卿将司马嫱抱在怀里坐下,示意婢女端来油焖大虾、粉蒸排骨、上汤菜心、拔丝山药、小鸡炖蘑菇、鲫鱼豆腐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奴,有你爱吃的虾虾。”裴元卿已经没了脾气,柔声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语罢,司马嫱边呜呜咽咽边推开那盛着油焖大虾的青釉莲花纹盘,小指头点了点拔丝山药,还伸进嘴巴里舔一舔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元卿见状,用拧干了热水的帕子,给司马嫱擦了擦小手,又拭了拭眼角,动作轻柔缓慢,像是对待他那支非常宝贝的虎头红缨枪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嫱砸吧砸吧拔丝山药时,不记得哭泣。但是,拔丝山药咕噜咕噜进肚后,就扯开喉咙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反复,油焖大虾、粉蒸排骨、拔丝山药皆见底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元卿十分惊讶地发现,小傻子的食欲颇大。他猛然想起,小傻子因为多吃了汤圆而积食得难受的那个夜晚,决定不再投喂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小傻子抽抽噎噎,脸蛋儿发紫,吓坏了裴元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坤,快去请绍璋!”裴元卿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裴元卿将司马嫱抱到床边,翻出她平日里的玩具,有铜胎质八音盒、鎏金色九连环、桃心木鲁班锁……一个个地摆弄,逗她破涕而笑,直至胜雪肌肤生出珊瑚之色,别有一番明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坤,回来!”裴元卿再次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尔后,稼轩居的小厮相互传话,叫住了火急火燎出门的阿坤。阿坤气喘吁吁地扒拉着房门站立,待缓过神来,低声笑道“王爷,小的刚准备离开稼轩居时,遇见白芷姑娘,道是李夫人亲自下厨做了拿手菜,等着王爷有空尝一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嫱正把玩着药材丁香,蹭了蹭裴元卿忘记帮她处理的鼻涕。乍然听见阿坤的声音,也不知是否明白其中的言外之意,就朝着阿坤撒了一把药材丁香,还提前哭啼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元卿如今拿她没有一点办法,摆摆手叹道“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
关闭